• 豆丁搜索网

出售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实名电话卡

文章来源:豆丁搜索网更新日期:2020-04-20 18:27编辑作者:admin

timg (1).jpg

两个星期后的一天傍晚,欢欢叫我陪她一起吃饭,她说她的“相亲一号”来我们学校,欢欢说两个人吃饭很无聊,叫上我。我很不识趣,竟然乐呵呵地去当了电灯泡。我们到了学校内的一家小饭店,欢欢请客,如此我也省了一顿晚餐钱,只是刚刚洗完头只能披头散发,有点不注意形象,不过无所谓,不是我相亲。 

  坐了下来,欢欢去点菜,我与面瘫闲聊了几句,奇怪,第一次见他高冷面瘫,这次不面瘫了,长长的锅盖头,90年代香港明星流行的发型,高鼻梁,不大不小的眼睛,薄薄的嘴唇,笑起来鼻子眼睛挤成一堆,我给他偷偷起了个外号“猫头鹰”我们闲聊起来,发现原来是本家, “怎么样,还记得我这位美女吧,那天晚上跟我一起去的,后来失踪去煲电话粥了,可惜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 ````”她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地如老母亲般把我的兴趣爱好,年龄婚否列了个底朝天,似乎今天是我来相亲。 我瞟了一眼,直接给她嘴里塞了一块肉。 

  “饭来了”猫头鹰见势不妙,怕饭还没吃成世界大战先开始了,赶紧引开话题。 

  饿扁了,饭还没端上我就摆开架势。欢欢说人不可貌相,别人都以为我淑女,但看我吃饭简直形象大毁,倒是欢欢表现得不一般的淑女,斯文斯文的,看的我直起鸡皮疙瘩,还是习惯她平时疯疯癫癫,大大咧咧的样子。 

  吃完之后我们去教室找真真,真真温柔,善良又佛系,品学兼优,是挺适合面瘫男人。为了我们家真真的终身大事,我们俩开始红娘行动,可是一间间找过去依然没有真真的身影,索性随便找了一间教室坐下来守株待兔。欢欢把我手上唯一的一本《古希腊神话故事》抢走,装腔作势地看着,我无聊得要翻白眼了。猫头鹰坐在后排,估计他比我无聊,朝我扔纸团,他似乎打了鸡血特兴奋。什么意思?情书吗?哎呀我的小心脏,我才不要呢,我直接弹回去。他又丢过来,调戏我吗?我才不吃这套,直接把纸团收了。他吃错药了吧,朝我发什么羊角疯。弹来弹去弹腻了,我闹着欢欢回去。猫头鹰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我们只好带着她去找真真,终于在我们系的一楼找到她,她正在专心至志地晚自习呢。真真见到我们很紧张,手足无措的样子。我们来到宿舍楼下的一家心情小站,要了几杯奶茶,为了给他们俩创造机会我与欢欢先溜回宿舍了。不一会真真也回来了,脸红扑扑的,那是幸福的红晕啊。只是奇怪怎么良辰美景,这么早就回来了,不知啥意思。 

  整个学期我忙着家教赚钱,不知道真真与猫头鹰发展进程,期中考后,我们决定去放松,真真说要去猫头鹰那做饭,叫我陪她一起去,刚好周末前男友过来看我,我也把他拉去,说去欣赏一下真真的另一半。 

  “看来有进步哦,加油!”我给她打气。 

  真真羞得满脸通红“再说,再说我不去了”口气还挺强硬的。 

  “别别别,我闭嘴就是咯,我可不想我的晚餐没着落,今天又多了一个口粮,嘿嘿”说着就来到猫头鹰房子的楼下,他下来接我们上去,放下包正准备做饭呢,他说算了,带我们去吃大餐。 

  接着跟他七拐八弯的来带一个酒店门口,进去了,男友吐出半截舌头,几个小人物用的着这么小题大做吗?但还是惊叹他的慷慨大方。男友在旁边嘀咕“真的很不错”不知他是高兴还是心酸,抑或是自卑。 

  他带我们进了一间古风装修的包厢,雕梁画柱,中式风格。包厢后面是KTV室,酒足饭饱之后可以高歌一曲。我们穷学生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,男友穷教师也没带我来过这种地方。瞬间觉得这就是差距,妥妥的资本家和小市民的差距。为了不白吃这顿餐,我一定要帮真真搞定这个资本家。 

  “你哪年的?”我问猫头鹰。 

  “猜猜看”他说。 

  “没二八也三十了”看他那老成的模样,我毫不犹豫得说。 

  “猜得真准,来干一杯”他笑得很轻松。 

  “嘿,你说我们家真真多好啊,你可要好好珍惜啊”。我说 

  “是啊,很好”他附和着。 

  “那你要好好珍惜!”  

  他笑而不答。现在想想自己真蠢,他那点开心劲只是因为我在场。 

  真真红着脸“丁丁,不许胡闹”猫头鹰装耳背拐来拐去再也不回答我这个问题。有点尴尬,还好上菜了,我的眼泪差点出来了,嚓,全是我喜欢的,江口卤面,海蛎煎,海蛏炒鸡蛋……。,还有一碗我最好喝的汤,猫头鹰说:这是苦螺羹。我已经不顾淑女形象了,大口吃肉,大口喝汤,只是不敢喝酒。 

  吃完之后我们去隔壁的KTV房,中途男友先回去了。留下我们三个,欢欢打电话过来说马上到,真真出去接她,剩下我与猫头鹰两个人,气氛太尴尬。他就坐在我旁边,还是一如既往地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,宽厚的肩膀,高大的体型让人有种压迫感,我不禁手足无措了。我赶紧把音响调大缓解尴尬气氛。 

  尴尬很快被欢欢尖锐的叫声驱散“他妈的,太不够意思了,过河拆桥,也不叫上我”人未见,声先到,欢欢终于做回了她自己,露出了霸气的女汉子本性,哈。 

  欢欢一坐下来就卷起袖子,一副春风沉醉的样子,似乎不把话筒唱爆死不罢休,气氛活跃了好多,唱了一首又一首,唱得满脸通红,青筋暴涨。我拿着话筒摆摆样子,猫头鹰鼓励我大声唱,不知是不敢还是不好意思,总是唱不出声。 

  差不多快10点了,要是宿舍的铁门关了我们可要露宿街头了,我催着她们赶紧回去。酒店出来后猫头鹰为我们拦了一辆的士,付了车费,关了车门,又是那个甩手的动作,让我觉得很man的动作。突然我对他有了好感,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。